最新研究结果显示,近半个世纪以来,男性的生育能力呈现断崖式下跌,并在不断地加速。11月15日,由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哈盖·莱文教授领导的研究团队在《人类生殖医学前沿》(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)期刊上发表论文,披露上述信息。

该论文数据涵盖了来自53个国家和地区的223项研究、5.7万多名男性样本。研究表明,从1973年至2018年间,全球男性的平均精子浓度从每毫升1.01亿个减少至4900万个,降幅达51.6%。1973-2000年,全球男性精子浓度下降速度约为每年1.16%,2000年以后的数据则更为严峻,2000-2018年,这一数字已经提高到2.64%。

谁杀死了精子?男性生育能力断崖式下跌,去年“伟哥”在药店大卖超40亿插图

研究称,造成这一现象的真正元凶尚不得而知。

锦欣生殖(01951.HK)首席医疗官李媛对时代财经分析道,全球的生育力都在下降,在这一点上不分男性或是女性。目前来看,不健康的生活方式,如熬夜、吸烟、喝酒、肥胖等是杀死精子的元凶之一。从当下的数据来看,目前的情况主要是正常值标准下降,而精子数量下降也未必代表不能生育。

事实的另一面是,米内网数据显示,近年来抗ED(勃起功能障碍,Erectile Dysfunction)市场逐年扩容,2021年在零售药店终端(城市实体药店+网上药店)的销售规模超过55亿元,其中城市实体药店为“主阵地”,预计2022年销售额将进一步上涨。而今年双十一,抗ED药物也在网上大卖,在京东健康慢病用药TOP品牌中排名前三。

是谁杀死了精子?

精子是男性的生殖细胞,通过男性精子与女性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,最后发育为胚胎,是生育过程的初始阶段。因此,精子与生育能力密切相关。

莱文在接受《以色列时报》采访时称,如果全球男性精子浓度平均数为5000万/毫升,则表明有大量男性的精子浓度低于4000万/毫升,也就是说大量男性的生育能力处于“次优”水平。这一影响是广泛的。研究人员指出,如果精子浓度低于这个水平,男性的生育能力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研究团队基于上述数据预测,全球范围内的精子数量下降趋势将持续加剧。

生殖领域研究人士云嘟儿对时代财经解释称,影响男性生育能力的因素有多种,包括烟酒、肥胖、特定药物、慢性疾病及癌症、感染、环境污染、出生时睾丸未降、睾丸环境过热、基因问题等。至于几十年来精子浓度下降的原因,不少人认为环境污染,包括特定农药使用是诱因之一。在治疗手段上,激素治疗是方法之一。

“精子继续减少对自然生育是有影响的。在精子减少的情况下,为了生育,现在主要使用辅助生殖技术,譬如单精子显微胞浆注射。但如果在精液里找不到精子,医师则需给患者进行手术,利用精密仪器在患者的精小管里找寻精子。”云嘟儿称。

不过,男性精子的下降并不等同于弱精症,两者之间存在差异。李媛向时代财经指出,目前男性精子的减少只是正常值下降,并不影响生育能力,而弱精症则有其专门的诊断标准。

弱精症患者的精液中有活动力的精子太少,且大部分是没有活动力或已经死亡。一般情况下,是通过精液分析来进行诊断,在精液参数中,前向运动的精子(a级和b级)一般小于50%或a级运动的精子小于25%。换句话说,弱精症其实是在精液中很难找到精子。

在男性生育能力呈断崖式下跌、精子急剧减少的同时,另一组数据则显示,抗ED药物销售规模持续扩大。

ED俗称“阳痿”,媒体援引国家卫生与健康调查数据称,我国男性ED总体患病率为40.5%,在大于40岁的男性群体中,ED患病率为40%,而在20~40岁的男性群体中ED患病率也达到了25%左右。

另据世卫组织调研显示,男科疾病正以每年3%的速度递增,男性生理健康问题已逐渐发展成为全球关注的健康问题。

抗ED市场广阔,红海尽显

令人难以启齿的ED问题,正衍生出一个百亿市场。

磷酸二酯酶5(PED-5)抑制剂是抗ED的一线治疗药物,主要包括西地那非、伐地那非、他达拉非。

作为西地那非的“老大哥”,辉瑞的原研药“万艾可”(俗称“伟哥”)一度成为这类药品的代名词。1998年,万艾可横空出世,几乎每年销售额都能超过10亿美元,2008年辉瑞公司更是借此获利19.34亿美元,成为令该公司名声大噪的产品之一;2000年被批准在中国以处方药上市。

2003年,美国礼来研发的他达拉非(商品名:希爱力)和德国拜耳研发的伐他拉非(商品名:艾力达)也相继问世。

随着2012年专利陆续到期,万艾可开始遭遇全球仿制药的夹击。2014年7月,万艾可在国内的专利保护期一到,白云山(600332.SH)迅速推出枸橼酸西地那非(商品名:金戈),成为国内首个“伟哥”仿制药。爱普森药业的万菲乐、齐鲁制药的千威等产品紧随其后,接连上市,蚕食着万艾可的市场份额。

米内网统计数据显示,在品类上,西地那非整体销量一直霸居榜首,仅2021年该产品的销售额就突破40亿元,其中网上药店销售额超10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60%。其次,他达拉非整体市场规模大涨,2021年突破14亿元,同比增长44%,2022年在中国城市实体药店终端的销售额或将突破10亿元。

整体来看,2021年,零售药店终端的抗ED药物销售规模超过55亿元,其中城市实体药店占主要地位,而2022年抗ED药物的销售额或将将进一步上涨。

京东健康公开的数据显示,在今年双十一期间,抗ED药物大卖。其中,万艾可霸居慢病用药TOP品牌榜首,而希爱力位居第三,并在TOP单品中排名第八。

抗ED药物市场前景广阔。观研天下研报数据显示,2015年-2020年国内抗ED药物行业市场规模分别为24.3亿元、27.6亿元、31.4亿元、36.5亿元、42.8亿元,53.5亿元,预计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98.8亿元。

不过,随着入局抗ED药物的企业越来越多,国内市场红海尽显。

据米内网不完全统计,近年来,国内已有多家药企抗ED药物获批。如齐鲁制药已有3款抗ED药物获批上市,其中他达拉非口溶膜为制剂改良新药;科伦药业(002422.SZ)、东阳光药(01558.HK)、朗圣药业、广生堂(300436.SZ)等,各家均有2款抗ED药物获批上市;白云山、扬子江药业、人福药业、南京正大天晴、恒瑞医药(600276.SH)等多家企业均有1款抗ED药物获批上市。

除已获批的品种外,目前,包括扬子江药业、康恩贝(600572.SH)、华海药业(600521.SH)、齐鲁药业等企业在内,新分类申报且在审品种(以药品名+企业名计)有57个,共涉及他达拉非片、枸橼酸西地那非片、枸橼酸西地那非口腔崩解片、盐酸伐地那非片等4类产品。据米内网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共有14款抗ED新药(含8款1类新药)处于申请临床及以上阶段,其中5款已步入III期临床及申请上市阶段。

分类: